【汽车人◆赵英专栏】夺印杂谈

时间:2020-04-30 16:25:14 来源:汽车人传媒 作者:赵英 点击:
关键字:当当网
摘 要:真正决定当当命运的是股权结构和法律制度,根据股权机构,决定话事权大小。股权结构上不占优势,几十个章挂在腰间,只能影响睡眠而已。而股权结构对公司的影响,是由相关法律确定的。

真正决定当当命运的是股权结构和法律制度,根据股权机构,决定话事权大小。股权结构上不占优势,几十个章挂在腰间,只能影响睡眠而已。而股权结构对公司的影响,是由相关法律确定的。

文/《汽车人》评论员 赵英

前几日朝阳区被列为疫情高危区,老夫哪儿也不敢去,颇为烦闷。天气渐热,所谓“春困秋乏”,睡意挥之不去。百无聊赖之际,网上一场宫斗兼夺权大剧上演,颇为提神醒脑。当当网真人秀大戏“庆俞年”第二季热烈推出,老夫和其他吃瓜群众一起,乐在其中。晚上看完电视剧《猎狐》,再看一段“庆俞年”。

“庆俞年”已经热烈展开新一幕。掌控当当几乎所有印章的李某庆(据说印章几十枚挂在腰间)宣布,给消费者带来了麻烦,当当网要盖章,可以找他。同时,宣布了他任命的公司主要干部。但当当网的高干并不买账,宣称俞领导仍然执掌公司大权,并将诉之法律。

老夫看剧之余,浮想联翩,欣然命笔,做此《夺印杂谈》。

李某庆之所以夺印,还是为了争夺当当网的管理大权,不甘于“净身出户”(据他声明,放弃管理权拿了1.3亿,富人的财富观果然不同。)。但夺回管理权,仅仅是几十枚印章挂在腰间就功德圆满了吗?如果夺权如此容易,偷刻印章的人岂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成为世界首富,何必满大街贴小广告。如果权力仅仅体现为印章,李世民何必搞“玄武门”之变,请房玄龄、杜如晦刻章即可。但如果真是那样,建成、元吉也可以找人刻章,如何是好。所以,权力是实力的较量,依托于制度和规则,商界同样如此。李某庆以夺取印章为政变成功之标的,只能说他对权力的认识实在肤浅,抑或是急眼了。

笔者此文之所以名为《夺印杂谈》,而非《夺权杂谈》,是因为李某庆的夺权构想显然错误。或者说这场夺权斗争让人觉得缺乏《资治通鉴》里的手段和韬略,显得太肤浅、太搞笑。

印章在中国出现已历千年。历来治国理政,理财经营,都少不了印章。印章在官府是权力和治理的象征;在商家是信用和财富的象征。然而,也只是象征而已,只是权力、威望、财富、信用等等的表达物,是表达权力的技术手段。这种技术手段一旦脱离了依附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背景,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制度,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力量,就毫无用处。正因为如此,故宫展出的十几方清帝玉玺,在今天只是珍贵文物、传统艺术品而已。也正因为如此,白石老人先是以刻章名世,还要进军利润更大的绘画领域。反之,如果有强大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实力,即便没有印章照样办事。

李某庆以印章为目标,以四位彪形大汉(后来声明是秘书)为武力支撑,发动“夺门之变”,只是获得了战术成功,没有解决战略上合法控制公司的问题。仅仅满足于让当当网的人上门盖章,只会让人觉得这家公司怪怪的,别无新意。

真正决定当当命运的是股权结构和法律制度,根据股权机构,决定话事权大小。股权结构上不占优势,几十个章挂在腰间,只能影响睡眠而已。而股权结构对公司的影响,是由相关法律确定的。因此,如果俞领导不甘心于被安置在当当公益基金会工作,只有诉诸法律一途。一旦诉诸法律,这场话剧就不是五幕六场能够结束的。如果能够陪伴吃瓜群众度过酷暑,也算为抗疫出了力。

李某庆的夺权方式,在历史上还真有先贤成功案例。战国时,信陵君在侯赢、如姬帮助下偷盗魏王虎符,侥幸一击,刺杀老将晋鄙,夺取魏军指挥权,击退秦军,挽救了赵国。但他最终也没有真正掌握魏军,而是滞留赵国。

楚汉相争之际,汉王刘邦被霸王击败,狼狈而逃,乘大将军韩信未起床之际,夺其印信,统领其部队。但是,汉王之所以成功,还是因为韩信部下将领及军队,原来就与汉王关系深厚,韩信也是汉王部属。汉王只不过便宜行事罢了。

上面两件历史故事,虽然获得成功,但不能脱离历史背景。夺印是其中的关键环节,但绝不是仅仅依靠夺印成功的。

最近的夺印案例则出现在文革中。文革中造反派夺权,也是从夺印开始,经常是两派争夺印章、囚禁各级领导、打砸机要室等戏码。有一个流传甚广的真实故事:某单位造反派夺印后,为防止被另外一派抢走,把印藏在一位女造反派身上。凡要用印,这位女士总要躲起来,找一个无人之处把印取出,才能用印。说起来不仅不够气派,还让人捧腹。当年那些造反派无一人真正掌权,吃牢饭、开除党籍的比比皆是。

李某庆,以四名随员,深入当当总部,轻取几乎全部印信,有汉高祖之风。但其后的行为,却没有高唱“大风歌”的豪迈。一面给消费者道歉,一面声明自己没有影响当当运营。看来玉石俱焚不是他的选项。想到他把印挂在裤腰上的样子,估计盖章时要比那位女士方便许多吧。

从印章的争夺看,当当自私有化之后的内部治理制度何其混乱。一个上市公司转为家族私有物,失去必要的内部、外部制约,混乱如此,还奢望在国内重新上市吗?一家人,两个资本家,相互争夺,狗血剧连连。除了吃相难看点、热闹点,与吃瓜群众没有什么关系。

但是,今天笔者打开当当网,图书销售依然正常,当当仍能维持正常运转,这又说明当当的日常管理依然有效。当当网的打工职员,仍在苦心支撑,力求保住自己的饭碗。目前“夺印”对当当影响有限。

当当网在发展上起个大早,赶个晚集。但在图书销售上,仍比较专业。我对其有一定“路径依赖”。作为一个专业的卖书网站,如果真的就此消失,还是有些不舍。

这两天,笔者常心存侥幸地上当当网看看。混战过后,为了挽回负面影响,当当可能加大图书降价力度吧。作为吃瓜群众,能够想到的,也就这些了。至于大印挂到了什么地方,归谁使用,那是法官的事了。

“五一”到了。疫情管制逐步解除,大家要外出放松一下心情了。谨以此文给各位读者途中解闷吧。(文/《汽车人》评论员 赵英,部分图片来源网络)【版权声明】本文系《汽车人》独家原创稿件,版权为《汽车人》所有。
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电话-6343-5270
  • 联系电话:8610-6343-5270
  • 邮政编码:100036
关注汽车人传媒
  • 最火最热的一线车
  • 讯,在这等你。
关注汽车人时刻
  • 中国汽车先锋力量
  • 来这了解更多车讯
汽车人新闻APP
  • 下载汽车人新闻app
  • 来这了解更多车讯
关注特车圈
  • 关注特车圈
  • 来这了解更多车讯
关注喵豆气车
  • 最火最热的一线车
  • 讯,在这等你。